只怪情深缘浅作文1000字

时间:2021-05-11 12:14:11

冬天的寒终究还是击败了我想外出的冲动,推掉所有约会待在宿舍,已不再像高中那样勤奋了,亦不会因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而狂啃书本或练习。仅是呆呆地静坐在床边,中国好舍友调侃着说我像一樽荒山野岭中突兀的雕像。风,空洞洞地从眼前吹过,卷起落地的枯叶又在中途放下坠落的弧度与眼泪从眼中滑落的弧度大概是一样的。

手机突然震动,沉默瞬间粉碎。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倒背如流却有一年多未曾拨过的号码。思绪突然暂停,好像所有的神经都忘了如何运作,直到恢复宁静都还没有找到接听的理由。莫名的冲动最终还是让我按下了回拨键,他还是一如从前挂掉我的来电然后迅速打回给我。记得当时问他为何要这样做,他说心疼我的话费。心里涌过一阵暖流,热泪打湿眼睑,不是伤心难过,而是感动。

“你……还好吗?”

还是那个熟悉的温和的声音,顿时语塞,脑海中搜不到任何适合回应他的词句。想说我很好,却不知为何生怕他知道。他曾说过,会守候我的幸福,会参与我的所有喜怒哀乐,只是后来,他食言了,我落跑了,原本相熟相知的两个人就这样形同陌路互不相识。若不是最后的分开,我真的无法想象原来那么相爱的两个人也会变成陌生人。突然就觉得自己无所遁形,宛如躲在黑暗中的夜行者被突如其来的聚光灯瞬间包围,措手不及。

他说,我好想你。总有一种冲动,想买张车票去你那里,去到车站才想起没有你的地址,只好作罢,每天活在回忆里,浑浑噩噩,行尸走肉一般。

话语中渗透着明显的颓败和无奈,我甚至能看见千里之外的他耷拉着脸,几天没修过的胡子像一块惹人恼的药膏糊在脸上,眼角熬出了细纹深邃的眼眸变得黯淡,枯草般的头发杂乱长在头上。

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很痛。曾无数次地想过他找我的场景,以为自己会坦然面对,未曾想竟是如此的惊慌失措。

对话很快就终止了,他知道我过得很好,我也知道没有我他会更好,虽然未挑明了说,但我们心里都明白,从我们义无返顾地背对背各自天涯那天起一切都变了,变得陌生,变得尴尬,变得物是人非。

风继续吹着,窗外沉寂如墨,看不见黑暗中遗落的泪,只言片语被撕碎,那年用心写下的思念的信笺,扔进火炉里,烧得很旺,连带着浸泪的不舍,焚化成灰。心凉凉的,像窗外嘶哑的风。

顿时回归了寂静,手机依旧放在杂物堆里,很安静,似乎从未有过他的影迹。宿舍异常安静,我开始翻找那本残破的日记,稚嫩的笔迹签名,缺角的封面印着个巨大的笑脸,我曾经也笑得那么开心。他说的。只是曾经而已,这种东西无论如何也无法冠以永恒。厚厚的本子仅剩下一副虚壳,让我突然想起《老人与海》里的那条巨大的鱼,镂空的躯体,灵魂便无处安放,庞大的骨架展示着它的辉煌,涌出的泪和着鲜血融入大海,吞进了另一条鱼的肚里。

校广播很合时宜地放出一首温情的欧美歌曲,柔情的旋律像刚从瓶子里解脱出来的海怪冲破锈迹斑斑的旧喇叭穿墙而入在窄小的寝室回荡,不用细听也知道那是Westlife的一首As·long·as·you·love·me。曾经很天真地为他学唱这首歌,每晚都在家里扯嗓子,后来因邻居的投诉而终止了这种幼稚的行为。现在回想,确实挺傻的。或许每个人的青春都曾这么傻过,为他,或为她。

时间拼了命往前奔去,眼角碾出了细纹,及眉的刘海遮不住满脸的沧桑,终究还是物是人非。清澈的泉干涸已久,裸露出细密或宽大的皲裂,丑陋的疤印在眼里,突兀而悲凉。

感情是一根橡皮,我们彼此各在一端,但年幼的喜欢总让我们太过痴迷,总觉得牵着就能不经意走到白头,直到断裂才恍然觉悟,走远了就断了,不放手就伤了,谁也没有逼谁,权当自作自受,连哭泣也变得矫情到让人呕吐。

他最后说,你还是个孩子,需要人来疼。这话带着乞求的口吻,可是他终究是玻璃外的人,与我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回首往昔,那句“我疼你一辈子吧!”仿佛是昨日他在屋外与我说的,我们都笑得像小孩。夕阳的微笑在他脸上勾勒出很好看的轮廓,依稀能看出他眼中的我扎着高马尾。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jubang@zwdquan.cn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作文